一起看书网 > 修真小说 > 万象之主 > 章节目录 第204章 收入门墙

章节目录 第204章 收入门墙

    天才壹秒记住一起看书网 『 www.yqkbook.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虽然上次洛天南那法剑只是顾青闲暇时炼制的废铁,不过到底有一丝灵性,勉强能算法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像这样的破铜烂铁,昔我峰里还有不少。

    顾青本意是想处理掉的,只是卖这种破烂,着实有点砸招牌,干脆就让人将其收在库里。

    这事情他吩咐过小白、随云、秦老头,而且昔我峰法器库的钥匙也只有他们三个才有,因此顾青一时间倒是不好判断是谁出了问题。

    只是法器事小,关键在于私自偷东西下山贩卖,容易滋长不良风气。

    此前顾青沉浸修行中,倒是把这事情抛诸脑后,现在突然听到这几个邪修的议论,自然不会再次忽略掉。

    本来这几个邪修要是磨磨蹭蹭,顾青便打算直接让他们带自己去见交易的人,不过他们动作倒是伶俐。

    说完后,马上就出发。

    顾青就懒得动手,悄然随在后面。

    以他如今的修为跟踪一个人,上品金丹修士都未必能发现。

    因此数名邪修根本不知道他们身后竟缀着一个人。

    其实只消回头,他们就能看到。

    但是他们偏偏毫无察觉。

    若是有第三者旁观只怕会觉得诡异无比。

    他们倒是无御空手段,但也有轻身之术,在山泽湖泊穿梭往来,动作迅捷利落。

    不多时,数人就到了一个缓坡。

    顾青隐住身形,微微蹙眉,交易的人居然是洛天南。

    这人给顾青在脸上涂了药膏,花了一年多才消除掉,但脸色变得十分蜡黄,纵使熟人都很难再认出来。

    “这家伙在忽悠他们?”洛天南是真境修为,一年多以来,倒是有些长进,比为首的邪修真气还深厚一些。

    亦不知是脸色问题,还是别的原因,看起来颇有些沧桑,气质比顾青此前所见时,稳重不少。

    顾青见是洛天南,兴趣大减。不过转念一想,正好问问洛天南卖给他那破烂法剑的人是谁。

    他刚想动手,突然看见洛天南从宝囊里取出两件法器。

    虽则灵光黯淡,比当初那法剑强不了多少,顾青却也认得出那是他的败笔。

    “莫非洛天南成了他的发展下线,到底是谁?”

    顾青打算直接动手,忽然间神色一动。

    “居然是他?”

    顾青在附近察知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正是余远山。

    他怎么都想不到竟是余远山在倒卖破烂。

    没想到这小子浓眉大眼的,居然有这等心思。哎,平日里怎么教导他的,居然一点眼力见识都没有,要挑东西也得挑好一点的,拿出去卖,岂不是败坏他一代炼器宗师的名头?

    得好好惩罚一下这小子。

    顾青正准备现身。

    忽然间一只金雕出现在上空,过了一会,一声悠悠不绝的笑声出现。

    那金雕盘旋落下,威压之强,竟让洛天南等人喘不过气来,交易亦停止。

    “是金雕谷的萧谷主。”为首那名邪修骇然失色道。

    一名老者的声音悠悠荡荡不绝。

    “没想到你既然认得出老夫。”那声音在山风中荡漾不绝。

    为首那邪修拱手道:“晚辈数十年前还是孩童时,曾见过谷主的金雕,记忆深刻,因此一眼就认出来谷主的坐骑。不知谷主到此,对我们有什么差遣,晚辈们一定照做。”

    他话音刚落,身边一名邪修道:“谷主,我是照着你吩咐来这跟他交易的,你可要记得之前说的话,放过我们。”

    说话这名邪修正是提议来买法器的人。

    为首那名邪修瞪了他一眼,随即又叹了口气,他心知换做是他,也不可能拒绝萧龙生的要求。那可是金丹期的修士。

    “抱歉,我可不想抓了顾青那小子的弟子后,有人将消息泄露出去。”

    金雕猛地一扑,数名邪修刚亮起宝光,便给金雕抓破头颅。

    这只金雕妖力之强,已经近乎化形级别的妖王。

    洛天南看得瑟瑟发抖。

    他转身就要跑,那人哈哈大笑道:“往哪去。”

    金雕扑向洛天南,而一个金袍老者出现在缓坡上,呲呲几声响动。

    随即老者手里抓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修士,自是余远山。

    金袍老者微笑道:“虽然听说顾青那小子收的记名弟子都是万象宗的教外别传,比不得那些嫡传弟子,不过你能挡下老夫片刻,足以自傲了。”

    那边洛天南扔出一个符箓,竟生出漫天烟尘,无数砂砾仿佛得到指引,附着到金袍老者身上。他混乱中,靠近金袍老者,试图带走余远山。

    只是一阵清风吹过,烟尘顿时消散,洛天南亦被金袍老者轻易制住。

    余远山轻叹道:“洛兄,你何必管我,自己跑了便是。我既然被抓住,早存了必死之心,不会让这人拿我去威胁顾师。

    洛天南苦笑道:“在下此前不知天高地厚,差点成了糊涂鬼,还好万象宗的朱仙师救我一命,方才活到今日。大丈夫是非分明,我这命是你们万象宗给的,还给你们,那是天经地义。何况你是特意为了交易后给我分润一笔灵石,方才没有回去,我若弃你不顾,于心难安,今后修行只怕难再有什么进步。”

    他嘴里这样说,心里也不乏赌博的心思,若是能救出余远山,他说不定能拜入万象宗。毕竟洛天南早已非是一年多前的他,深知这个世界水太深,若无靠山,修行之路很难走远。只是他太过高看了自己这张底牌。

    洛天南心里叹息道:“原来我原本那方天地的顶级宝物,在此地果真不值一提,难怪当初朱仙师都没从我身上取走这仙符。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藏得隐秘的缘故呢,现在看来是大错特错。”

    余远山摇了摇头,闭目无言,身上涌起一股剧烈的法力波动,他竟是要自爆。

    金袍老者冷笑道:“落在老夫手里,生死哪里由得你?”

    他话音刚落,头颅就被一道剑气洞穿,紧接着又是一剑穿破丹田气海,摧毁金袍老者金丹之中的意识,使其死的不能再死。

    金袍老者身边的金雕不由茫然,刚回过神,却被一道生死玄光罩住,动弹不得。

    同时余远山体内爆炸的气息亦被一道玄光逼了回去,他胸口发闷,喷出一口鲜血。来不及调息打坐,他脸泛喜色道:“顾师。”

    “远山,我平时怎么教你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要拿你来要挟我,你让他来见我便是。难不成你以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头儿,竟是我的对手。”

    顾青的声音悠悠响起。

    余远山道:“弟子愚昧,知错了。”

    “让人卖这些法器是随云让你做的?他这个大师兄怎么当的,回去后,你让他自去面壁,等我回来再处置他。”

    “顾师,大师兄是打算让我将这些破……品相不好的法器处理掉,换点灵石,给顾师你修缮居所,等顾师回来,给您一个惊喜,并非为了一己私欲。”余远山从生死中走过一遭,突然脑袋一激灵,想起平日里随云的敦敦教导,忙将说到嘴边的话改了口。

    怎么能说顾师炼制的法器是破烂呢。

    “原来如此,你怎么让他出面替你交易?是不是已经听到风声,有人打算抓你们威胁我,让我暴露行藏?既然如此,更不该有侥幸之心,知道吗。修道之人,行事当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小心谨慎,总是没错的。”

    顾青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以为意,这老头子到底只是个下品金丹,心性不足,所以应该是被有心人撺掇迷了心智,才想出拿他的弟子威胁他暴露行踪的手段。即使顾青刚才不出手,事情传回宗门里后,这姓萧的老头逃到天涯海角,亦保不住他这一条命,并且一家老小上上下下都得被万象宗彻底清洗一遍。

    万象宗立宗以来,有过不少这样的前例,若有人敢拿弟子性命作为要挟,那很抱歉,万象宗从不受人胁迫。弟子的命自会保住,而且刚做下此事的人,那自是满门上下鸡犬不留。

    当然这回事,顾青亦是翻了诸多前人记载方才知晓的。

    乃是既定的惯例,各峰师长却不明言,心照不宣。

    他没跟余远山等人说,亦是免得他们以此为依凭,出山后,行事放纵,生出妄心。到底修行者有靠山固然好,但也得知道最能依靠的还是自己。

    “弟子是昨日方才有听闻风声,只是大师兄此前命一个杂役下山卖了一把法剑,却是次品卖出高价,颇是对不住洛兄。大师兄弄清楚此事后,干脆让我下山来处理这些法器,免得有人中饱私囊,还败坏顾师的名声。我向那杂役询问过法剑的样式,偶然在万象城遇到洛兄正背负了断掉的法剑,请人修理,因此私下做主,干脆让洛兄代我出面出售法器,其中给洛兄分润一笔交易所得的灵石,只是那买家已经是我得到风声前所联系,弟子已经露了家底,又心存侥幸,只想着顺利交易结束就回山,便没有多问。”

    余远山忐忑不安地回道。他现在回想起来,遍体生寒,自己着实想得太少,若是大师兄在此,必定不会落入这等险境。

    “算了,你以后也别顾师顾师的叫我,叫我师父吧。”顾青淡淡道,他心想,随云到底跟随茱萸子好几年,而且为人稳重细心,应该晓得宗门惯例,否则也不会让余远山离山。贩卖法器的事,既然是弟子一片孝心,顾青倒是不好置喙。他心里想着几个弟子都还不错,这次回山后,干脆就都把他们真正收入门墙。

    他起了这个头,其他峰更无顾忌,还得承顾青的情。

    “啊。”余远山又惊又喜。

    “怎么,你不愿意?好吧,当我没说。”

    余远山福至心灵,朝顾青声音方向,三拜九叩,做足了大礼,道:“师父。”

    “嗯,我让这雕儿送你回山,至于这位洛道友,我弟子粗心大意,让你吃了亏,但我见你颇有冰雪肝胆的气概,亦不想显得我昔我峰小气,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

    洛天南大喜过望,只是心里又不免犹豫。他若是直接提出想加入万象宗,未免不太合理,若是这位大人物生了气,怕是用命换来的机缘就得从眼前溜走。

    他犹豫再三,迟迟难下决定。天才壹秒记住一起看书网 『m.yqkbook.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